花间一壶

无它,❤

【凌李】海洋生物进化论(一发完)

农家草莓铺:

1.


小警官李熏然不开心的时候喜欢到海洋馆看水母。


他觉得,要是浮游生物的生活是按游戏easy模式来算的话,那自己绝对是hard模式。


不,有时候还是极地模式。


比如为了蹲守嫌疑人,饥一顿饱一顿害得胃溃疡肾结石;比如一要跨省出差就要和家人冷战;比如今天和青梅竹马表白,然后被果断拒绝。




2.


所以今天李熏然也来了。


看海月水母张合它的蘑菇伞裙被彩灯照成各种通透的色彩,李熏然就觉得自己画了一幅油画。


看箱型水母抖动着它荧光射线一样的触须,李熏然就觉得自己在酒吧玩了一场镭射趴。


看倒立水母紧紧吸附着缸壁凑成一团,看蛋黄水母在水里炸出一个个荷包蛋,李熏然跟吃了一顿满汉全席一样乐得不行,靠着水族箱盒盒盒盒一个人傻笑。




3.


浮游生物的无脑世界真是舒服,什么都不用想,随着水流飘飘荡荡就过完一生。


李熏然觉得自己在低等动物的世界里找到了一片天地,水母自由的优雅姿态像斑斓的童话般治愈人心,可以让他暂时从消极的现实生活里挣脱出来,小憩一下。




4.


李熏然对面经常站着个,一不开心就来看小白鲸的高大男人。


那个男人是个医生,因为他常常没脱白大褂就来了。


医生敲敲玻璃,小白鲸就游过来,对着他微笑卖萌求亲亲。


然后他走到哪,白鲸就跟着游到哪。




5.


男人高大俊朗,白鲸憨态可掬,一个白衣服,一个白皮肤,衬着蓝蓝的海水,干净清爽。


李熏然盯着水母的目光常常被这一人一鲸吸引了去。


是个人都喜欢看美的事物嘛,跟看水母一个道理。李熏然这样告诉自己。




6.


“你好,我叫凌远。”


见李熏然盯着自己看,医生走过来向他伸出了手。


“经常在这里看到你,打个招呼。”


李熏然第一次看见医生对着自己笑,跟对着鲸鱼一样的笑。


嘴抿成个一字,眼尾的纹路皱皱的真好看。


“你好,我是李熏然。”李熏然也伸出了手,扑闪着眼睛点点头。


不知道自己笑的够不够好看啊。要赢他,他想。




7.


凌远是个有趣的科学怪人,李熏然觉得。


每次在海洋馆遇见,他就会给李熏然进行科学扫盲。


凌远告诉李熏然,地球有46亿岁,海洋只比她少活7亿年。还说海洋是孕育的温床,也是生物的起源,而李熏然喜欢的水母出现在至今6-5亿年的寒武纪。




8.


李熏然告诉凌远,他最喜欢的一种水母叫灯塔水母,身体透明,肉眼能够穿透过去,清楚地看见它艳红色的消化系统,状如灯塔。


因为李熏然觉得自己很像它。


剖开了心,鲜血淋淋的就那样给人看着,半辈子做个灯塔给别人导航对别人好,自己的路却找不到了。


你说的那个寒武纪,天地初始混沌未开,水母会不会很孤单呀?


李熏然问凌远。




9.


李熏然闷闷不乐的时候,在海洋馆总是能碰到凌远。


“他叫壮壮,几个月前他的朋友死了,所以现在他是这里唯一的白鲸。”凌远指着看到新朋友有点瑟缩的小白鲸对李熏然说。


“壮壮,以后都别害怕,你不孤单,有凌远叔叔保护你。”凌远笑着,看见壮壮隔着玻璃对他的手指蹭了蹭。


凌远常来看壮壮,跟海洋馆的工作人员很熟,就放了壮壮到池子里跟李熏然玩。


李熏然把脸靠近水面,壮壮就跃上来亲他的脸。


水花洒得李熏然一身湿呼呼的,可他笑得可开心了。




10.


到后来,李熏然才知道,其实凌远是个孤儿。


有个亲爹,却宁可当作没有;和养父母一家表面和睦,实际上格格不入;工作上有几个得力的助手,却一直感情用事出篓子;前几年好不容易有了个老婆,刚以为生活要开始走向正轨,结果去年就离了。


可是凌远自幼天赋甚高,又努力刻苦,不止十四岁就上大学,还是肝胆外科头把交椅,市第一医院最年轻的院长,悬壶济世,治病救人,孜孜不倦。




11.


你是不是神经病,李熏然想吼凌远,为什么你还是这样爱天爱地爱生活,爱花爱草爱地球。


明明这个世界就对不起你。


李熏然好气喔。




12.


凌远看李熏然闷闷的一言不发,笑着说道:“我都那么惨了,现在还不是好好的吗?说明我进化得比你完全呀。你还是单细胞生物,我已经是哺乳动物了。”


然后伸手在李熏然的卷毛上一阵乱揉。


李熏然躲开他在自己头上作乱的手,瞪了他一眼,却突然觉得自己那些小病小痛、伤春悲秋、失恋消沉,实际上都算不上什么大事。




13.


日子就像潮涨潮落一样稀松平常的流淌过去,壮壮渐渐长大到水箱都快装不下了。


李熏然有事没事都爱往海洋馆跑,逗逗水母,喂喂鲸鱼。


他和凌远虽然一次都没有约好过,但在海洋馆恰好遇见的次数却有增无减。




14.


最近,海洋馆推出了一项新服务:夜宿海底隧道。


住客可以在海洋馆85米长的“海底隧道”里和可爱的海洋生物共度良宵。


透明的玻璃隧道被蔚蓝的海水和各类海洋生物环绕,躺在走廊上犹如置身深海,四周是壮观的海藻,五彩的鱼群,庞大的鲸鲨。


一定是做梦都难以想象的奇幻。




15.


凌远当即就找熟人预约了两张门票,邀请李熏然一同参加。


“且不说这活动多吸引人,就冲着远哥第一次约我,我就得去!”


李熏然秒回。




16.


躺在海底隧道里,绝对是这一生最奇妙的体验。


隧道里放满了睡袋,选一个绝佳位置,躺进去就如置身天堂。


茂密摇曳的巨藻森林,鲜艳绚丽的珊瑚草地,万花筒一般旋转游离的热带鱼群,成双成对并肩前行的巨型草帽鱼,鲸鲨擦身而过掠走一大片暗影。


海水折射的斑斓光影颤动着落在李熏然脸上,在他的大眼睛里投射出两汪清澈的湖水。


壮壮偷偷的游过李熏然身下的玻璃,李熏然就浅浅笑着转过脸去,隔着玻璃和它亲吻。




17.


凌远看得愣神。反应过来后,显得有点忙乱的翻出牙刷洗漱去了。


休息时间到了,景观灯就暗下来,鱼群的游速也变慢,整个隧道被幽蓝的水光笼罩。


凌远看见李熏然缩在薄薄的睡袋里一个劲地发抖。身子太单薄不经冻,小警官别的都不怕,还是怕冷的。




18.


贴着冰凉的玻璃板,牙齿直打颤的李熏然听到背后传来细小的询问:


熏然,你冷吗?


不知是为了不吵到其他住客还是什么其他原因,那低低的气声逗得人脊背发痒。


李熏然裹紧被子转过身,看见凌远拉开了自己的睡袋,问了一句:


要不要进来?




19.


李熏然也没想到,自己居然答应了“和个大老爷们儿睡一个单人睡袋”的荒谬请求。


他背对着凌远,缩成水母脱水的样子。


这个姿势却让他渐渐陷入那个温暖的、带着清新肥皂香气的怀抱里。


那个怀抱隔着他薄薄的透明表皮,触摸到它那颗火红的心。




20.


不,不只是温暖,是太热了。


李熏然感觉到紧贴在他背后的心跳逐渐加速,和自己的融合成一个频率。


同样频率的还有两个人粗重的呼吸。


壮壮靠着他们身下的玻璃,睡得很香。


李熏然却一晚没合眼,思绪追着天花板上的鱼群游来游去。




21.


凌远拥着怀里的人睡得很香,早上醒来却发觉身边是凉的。


李熏然逃跑了。




22.


接连一个星期,李熏然都没有来海洋馆。


水母长时间没有他的热情注视,感觉都要枯萎。


壮壮不能和熏然哥哥玩,都会耍小性子了。


他一定…出任务去了,除暴安良去了,惩恶扬善去了。


凌远安慰自己,像做错事情的小孩一样焦躁不安。




23.


盛夏来临,海洋馆的生物研究协会决定组织一个海生动物夏令营,给海洋生物爱好者一个交流研讨的平台。


夏令营的目的地是台湾垦丁海生馆,那里引进了一批大陆没有的海生动物进行巡展,其中包括李熏然最喜欢的灯塔水母。




24.


凌远很激动,想着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亲口告诉李熏然,然后看他高兴得眼睛亮亮的。


可是他到了警局找到李熏然时,后者正急匆匆的走向门外在等着他的简瑶,看见他立马站住了。


“熏然,海洋馆有个活动……”


“你想了一个礼拜,就打算跟我说这个?”李熏然的脸立马变得冰冰冷冷的,他下巴向门口弩了弩:“瑶瑶要给我机会了,有什么事快说吧别耽误。”


“没……没事。”凌远垂下手又抬起来,照着李熏然的背轻轻推了一把。


“你去吧。”




25.


“送我到市里就好啦,薄靳言在那边等我。”简瑶坐进李熏然的车里,扣上安全带。“刚才又拿我当挡箭牌了吧,说吧,几顿饭?”


“就知道吃。”李熏然漫不经心的回话。




26.


凌远自己一个人去了台湾。


代人做了几台大手术,提前赶了两个大项目,终于赶在巡展的最后一天到达垦丁。


垦丁的海在夏天蔚蓝得让人心情舒畅,也许是因为一切生灵源于海洋,导致人类虽早已经脱离那片水域,却不由得还是心生亲切和向往。


十多种海洋生态仿真模拟,潮间带栩栩如生;仿制沉船中活体珊瑚和鱼群交相辉映;全亚洲最长的海底隧道上还有自动步带,踩上去就能带你到让人叹为观止的梦幻景色中一探海洋的瑰丽旖旎。


凌远感叹造物者的伟大,却无奈身边再没有人分享他关于物种起源的奇妙想法。




27.


场馆太大,凌远费劲功夫绕来绕去,才找到水母柜的方向。


展厅很宽,水母柜一个接一个堆叠,在彩色景观灯映衬下像一面发亮的电视墙。


凌远一时间眼花缭乱,却一眼找到了水塔水母。


其他水母柜都打着渐变的七色光,色彩缤纷;只有那个柜子打着素净的白光,衬得灯塔水母红色的内核,发出更明亮的红光,像无数颗搏动的小心脏。




28.


而他竟然还看见,那个梦想中高挑瘦削的青年,笔直的站在水母柜前,看着灯塔水母飘着飘着凑成一团又散开,徜徉在水缸的一方天地里。


他是一个人,身旁没有别人。


凌远愣在原地,巨大的欣喜擂鼓一般冲击着他的胸膛。


直到李熏然转身看见他,张大嘴巴,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


29.


早该知道了,李熏然会为了灯塔水母来的。


他是在找他自己。


而找自己,也让他找到了你。




30.


“你来做什么?”


还隔着很远,李熏然就冲着他大声喊。


凌远不知所措的答:


“我来……看看灯塔水母是不是很孤单。”




30.


李熏然大步向他走过来,眼泪大滴大滴的掉下来:“孤单又怎么样,你还保护得了那么多、那么远吗?”


凌远愣在原地不敢说话,直到李熏然伸手把他紧紧抱住:




“以后你保护我一个人就够了。”




31.


李熏然靠在凌远坏里脸红着质问:“夜宿那晚你那里硬得都硌着我了,我还以为我把枪拿来了。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。我那么久都不理你就是想你给我个交代,为什么来找我那天还不挽留我?!”




32.


凌远低着头,脸胀得通红:“我以为你不理我了。我…我离过婚,年纪也大。我怕我不够好。那天的前一晚,我听了首歌,那里面说:做远远看护的月光,不做阻挡你的墙。”


李熏然又好笑又好气:“下次别听这种又老又过时的歌了。”




33.


他们在摇曳的水母群和七彩的光斑包围中接吻,灯塔水母在一旁飘来飘去,胸腔内的小红心好像在突突的跳着。


低等的海洋生物,终于撞碎三亿年的漫长时间,褪去湿漉漉的表皮,从密不透风的热带沼泽里拔身而出,演化出脊椎和双腿,踏上这充满实感的土地,享受着和煦的阳光,徜徉在干爽轻快的微风里,完成了一次伟大的进化。






(全文完)












Ps:


卷卷警官最爱的灯塔水母长这样:



是不是很美


灯塔水母还有个不同于其他水母的特别之处,就是这种水母可以通过反复的通常生殖和转分化获得无限的寿命。


所以我叫他“最孤单的水母”。




Pps:


夜宿海生馆是这样的喔




虽然要和陌生人一起过夜


但是住在海洋馆真的太浪漫啦




希望大家喜欢小盘子笔下的凌李


祝东boy生日快乐🙆🙆🙆




图片来自百度百科和携程攻略,侵删



评论
热度(660)
  1. 花间一壶农家草莓铺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花间一壶 | Powered by LOFTER